渐渐地,剩下那些食腐虫的行动力很明显也已经很慢了,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它们的下场也会跟之前那些同伴一样了!眼看着小志文马上就要得救了!方程告诉钱玉阳先去把那些他们在别的农户家中找到的依旧存活着的人带回来,他们要一个、一个的去救!而方程则留在小庙里继续给小志文杀掉他身上的那些食腐虫!一遍、一遍再一遍,终于,小志文身上的食腐虫全部消失不见了,方程用灵力在他的身体上找寻了一圈,没有再发现一只活着的食腐虫的迹象,他这才将小志文从酒水里弄出来,稳稳当当的放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然后,方程开始用灵力将他身体上的溃烂创面修复起来!渐渐的,一个白白嫩嫩的小朋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志文闭着眼睛沉沉睡着,身体的痛苦让他已经筋疲力尽,而痛苦消失之后,他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死去,好在......方程把他救回来了,把他的父亲也救回来了!“方程!”

钱玉阳回来了,他弄了一个手推车,上面放了大概四五个人,这些人都是还残存一丝气息的存活者!“黄志文没事儿了?”

钱玉阳看了看被方程从酒桶里弄出来的黄志文,身体上的溃烂面也都被修复了,不由得关心的问道!“嗯,已经没什么事儿了!估计是太辛苦了,已经睡了!”

说着,方程看了一眼不远处已经死去的黄夫人,轻轻地叹了口气!“你先救这几个人,我去把黄夫人的尸体处理一下,不然小志文醒过来之后......恐怕是要害怕的!”

“好!你去吧,这边我来!”

方程隔空带着黄夫人的尸身走出了那个小小的庙宇,带着她来到了村子后面的小树林中,那里有一个不小的坑!之前在各个农户家里发现的已经死掉的村民都已经在他们的家里给直接用火给烧掉了,这样也能防止食腐虫的再一次传播!而眼前的黄夫人......方程有些纠结!那些农户至少是在自己的家里死亡的,就算是被烧了,也是在自己的家里被烧的,至少也算是叶落归根了!但是黄夫人......她的夫君还活着,她的孩子也被方程他们救活了!此时此刻她就在这里被焚化成灰,还真的挺让人唏嘘不已的!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方程抬手,一股强烈的火苗窜上了黄夫人的尸身,紧接着,黄夫人的身体熊熊燃烧起来。

在方程灵力的作用下,非常短的时间内,黄夫人的尸身彻底的焚化成了灰。

随后,方程四下望了望,发现那小庙的后面放着一些用来装酒的坛子,他伸手隔空取来一只,然后放到了地上。

利用灵力将黄夫人的骨灰悉数安置到其中。

他打算将黄夫人的骨灰带回城内,交到黄猎户的手上,也算是对他们有一个交代!待方程做完这些事,打算回到小庙内时,就听到钱玉阳在庙里叫着自己!“方程,你来一下!”

声音中似乎带着些许的急促!“怎么了?”

方程听到叫声,急忙朝着小庙内走去!“这些酒已经不行了!食腐虫已经不完全被灌醉了!存有意识的食腐虫越来越多,它们还是可以在潜意识的支配下在死亡的瞬间进行裂变!”

钱玉阳指着大浴桶里说道!此时此刻,浴桶里坐着一个成年男人,他身上有一些食腐虫确实已经醉了,丧失了裂变能力,但剩下的食腐虫依旧很多,跟刚刚用这些酒灌醉小志文身上的食腐虫相比查了太多,看来......这些酒的作用力是有限的。

这些酒除了刚刚救下的小志文之外仅仅又救下一个成年人,这才是第三个效果就已经不行了!“看来,我们需要更浓烈、纯度更高的酒来救人!”

方程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玉阳,你就先在这里看着,就看这个人,就算是醉酒的速度慢一些你也一点一点的来,直到他身上的食腐虫被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